陈赓自称受不了那种酷刑的滋味 曾吞香烟缓解痛苦

2017-02-16 08:46 人民网
  • T大

核心提示:陈赓安排子女接受了一趟“思想教育”,参观大名鼎鼎的汪伪“76号”,那里的天牢、地牢、水牢让陈知建着实吓了一跳。后来他和坐过牢的父亲有过一番谈话,得知父亲虽然不怕痛,但也有软肋——陈赓最受不了电刑的滋味,为了缓解那种难受,他夺过行刑者的香烟,嚼碎了吞下肚。

陈赓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刘功虎,原题:陈赓:“纸条求婚”轰动中共五大,节选

1961年初陈赓病重,赴上海治疗,利用寒假陈知建陪父亲生活了一段时间。也正是在这一时期,陈赓安排子女接受了一趟“思想教育”,参观大名鼎鼎的汪伪“76号”,那里的天牢、地牢、水牢让陈知建着实吓了一跳。后来他和坐过牢的父亲有过一番谈话,得知父亲虽然不怕痛,但也有软肋——陈赓最受不了电刑的滋味,为了缓解那种难受,他夺过行刑者的香烟,嚼碎了吞下肚。

当年3月,陈赓病故,工作人员前往学校叫出16岁的陈知建,只是告诉他父亲病危,带他上飞机赶赴上海。直到飞机降落后,得知父亲已经去世,陈知建伤心大哭。

受父亲影响,陈知建打小的理想是当兵打仗。父亲去世后,他靠自己苦学考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入学后却不敢打听自己的分数,害怕知道自己是因为父亲的原因而被录取。“走后门多丢人啊!”他对记者说。

30年后,陈知建跟母校的老师无意中谈起这事,老师郑重告诉他,“你的分数够了,你是自己考上的”,陈知建的心结这才彻底解开。

在3个小时的采访中,陈知建每接到一个电话,或是家里门铃响起,都会透露出某种疲惫引起的小小不耐,但是通话一旦进行,总是耐心解答。他那种湖南人的豪爽、率直、真诚,溢于言表。

每个孩子心中,都有过一个高大的父亲形象。陈知建比很多人幸运的是,父亲的高大形象在他心中保持到现在。当年的孩子,已快70岁。

责任编辑人:马钟鸰 PN018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上拉进入智能版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