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敢将毛岸英牺牲的电报暂搁 未及时告知毛泽东

2017-02-17 08:33 人民网
  • T大

核心提示:11月25日正在坚持工作的毛岸英在志愿军总部遭美机燃烧弹轰炸,与战友高瑞欣一起光荣牺牲。当夜,彭德怀将毛岸英牺牲的消息电告毛泽东。电报到了周恩来手中,周总理深知这对毛泽东的打击会很大,他不愿在指挥战役的紧张时刻去分他的心,便把电报暂时搁下,直到1951年元旦过后,1月2日美军在第三次战役中全线撤退。这一天,周恩来把电报报送毛泽东,并附信说:“毛岸英的牺牲是光荣的,当时因你们(毛泽东、江青)都在感冒中,未将此电送阅。”电报由叶子龙送交正在新六所的毛泽东。

毛泽东与毛岸英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袁小荣编著,原题:毛岸英牺牲后,毛泽东曾因悲痛离京休养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中国人民为了保家卫国,组成志愿军于1950年10月入朝参战。身为中央主席的毛泽东,毅然把自己亲爱的儿子毛岸英送到了朝鲜。40多天以后,11月25日正在坚持工作的毛岸英在志愿军总部遭美机燃烧弹轰炸,与战友高瑞欣一起光荣牺牲。当夜,彭德怀将毛岸英牺牲的消息电告毛泽东。电报到了周恩来手中,周总理深知这对毛泽东的打击会很大,他不愿在指挥战役的紧张时刻去分他的心,便把电报暂时搁下,直到1951年元旦过后,1月2日美军在第三次战役中全线撤退。这一天,周恩来把电报报送毛泽东,并附信说:“毛岸英的牺牲是光荣的,当时因你们(毛泽东、江青)都在感冒中,未将此电送阅。”电报由叶子龙送交正在新六所的毛泽东。信和电报都不长,毛泽东却看了很久很久。毛泽东强压着悲痛说:“战争嘛,总要有伤亡。”

据《杨尚昆日记》记载:“岸英死讯,今天已不能不告诉李德胜了!在他见了程颂云等之后,即将此息告他。长叹了一声之后,他说:牺牲的成千上万,无法只顾及此一人。事已过去,不必说了。精神伟大,而实际的打击则不小!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有下乡休息之意。”

1月25日,“联合国军”趁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尚未充分休整之机,由西向东全线发起大规模进攻。中朝军队开始进行第四次战役。看到战场上的严峻形势和困难,彭德怀十分焦急,于2月21日飞到北京,向毛泽东当面汇报并请示战略方针。彭德怀一到北京,就急忙赶到中南海,又赶往新六所。

2月25日,根据毛泽东的批示,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和彭德怀共同召集军委各总部负责人开会,讨论各大军区部队轮番入朝参战和如何保障志愿军物资供应问题。彭德怀认为国内支持朝鲜前线很不得力,造成志愿军大量不必要的伤亡,因而在会上大发脾气,使会议不欢而散。

26日至28日,周恩来两次陪彭德怀去新六所毛泽东处。讨论国内部队轮流出国参战,空军出动计划,炮兵、坦克兵出动时间,以及致电斯大林要求苏联空军掩护志愿军后方交通线等事宜。

这件事情处理完后,中央考虑到日理万机的毛泽东承受着巨大精神痛苦,和编选《毛泽东选集》的工作,决定让他到北京“附近地点正式休息一时期”。

26日,毛泽东曾决定27日下午5时动身去石家庄。下午又改为28日出发。后又因故推迟。

28日,周恩来再次陪彭德怀去新六所毛泽东处。讨论国内部队轮流出国参战,空军出动计划,炮兵、坦克兵出动时间,以及致电斯大林要求苏联空军掩护志愿军后方交通线等事宜。

3月1日,毛泽东签署了关于朝鲜战局和我军采取轮番作战方针给斯大林的电报。当日,彭德怀飞沈阳,与高岗讨论后方支持问题。3日,周恩来致电在沈阳的彭德怀、高岗,通报彭在北京商谈后,各项工作的落实情况。

2日夜,毛泽东离开新六所出发,冒雪从清华园车站乘车,去石家庄。到保定车站时大雪仍然在下,考虑到三更半夜下雪天到石家庄主人不便,毛泽东决定在保定过夜,专列停在保定南郊与飞机场之间的桃上村附近的岔道过夜。

3日,毛泽东到石家庄。住在当时石家庄市郊的石家庄保育院。

陪同毛泽东到石家庄的有,中办主任杨尚昆、公安部长罗瑞卿。随他在石家庄居住的有秘书叶子龙。

 

在石家庄休息的毛泽东,作息时间和过去一样,一般早上8点左右睡下,下午三四点钟起床,然后工作。除了伏案工作,唯一的休息就是在院中散步。有时兴致上来,还对着空旷的院子唱两声京剧、或湖南花鼓戏,以调节一下神经,间或散散步。偶尔和工作人员打打扑克,然后又伏案工作,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晨。所以,名曰休息,实际上他并没有从繁忙的工作中摆脱出来。他花费大量的时间投入到修改和选编《毛泽东选集》的工作。每天还要处理送来的大量来电来信。对抗美援朝、镇压反革命和土地改革这三项中心工作做了许多重要指示和大量的批语,领导和指挥各项运动的开展。

在这段时间,毛泽东主要做了三件事:

1.编辑《毛泽东选集》。编辑《毛泽东选集》,是毛泽东在石家庄休养期间的主要任务。编辑出版《毛泽东选集》最早是在毛泽东访苏期间斯大林提出来的。1950年5月,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编选《毛泽东选集》的决议,并成立了《毛泽东选集》出版委员会。其任务主要是负责整理稿件,最后定稿则由毛泽东亲自完成。编辑工作开始以后,由于工作繁忙,有不少稿件因为毛泽东没有时间审定而不能定稿。因此,这次休养,正好使他可以集中一段时间进行这项工作。

毛泽东曾对汪东兴说:“搞《毛选》,在北京事情太多,要找个地方,集中精力搞出来。《毛选》现在中国需要,苏联也催着要,要集中突击一下。要找个地方,离北京不要太远。不准占老百姓的房子,也不要住招待所。”汪东兴选中了石家庄西郊的一所保育院,毛泽东表示满意。

毛泽东对每篇文稿都详审细阅,反复斟酌。除对每篇文章和文稿修改外,对题解和注释也逐条进行了审改。“看一遍”、“再看一遍”、“校后再送我看”,毛泽东在选编《毛泽东选集》中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和巨大的心血。

2.指导全国的镇反运动。在休养的近两个月时间里,毛泽东批阅最多的就是关于镇反的文件,几乎天天都有。

3.继续关注着抗美援朝。毛泽东在石家庄休养期间,正值朝鲜战场第四次战役时期。毛泽东身在保育院住所,仍然注意着朝鲜战局。

4月份,石家庄市镇反运动进入高潮,市里接连召开了几次万人公判大会,大张旗鼓地处理了几批反革命分子。一次,毛泽东听说市里又要在离住地不远的人民体育场(今中山路体育场)召开三万人参加的公判大会,便提出要看看公判会,看看是怎样镇压反革命的。市委领导考虑到毛泽东的安全,连夜赶到毛泽东的住地进行了说明和劝阻,但毛泽东对镇反工作仍是放心不下。

一天,主席在院中散步,他问身旁的汪东兴,现在全国镇反,我们警卫连的战士恨不恨反革命呀?汪东兴回答:“恨,非常恨。我们经常组织战士学习中央的方针、政策,学习报纸和时事,战士们都控诉反革命罪行,坚决拥护中央关于镇压反革命罪行,坚决拥护中央关于镇压反革命的决策。”主席听了点头说:“噢,这很好啊!”

在石家庄期间,毛泽东曾与专程从北京赶来的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一起研究工作、共商国事。毛泽东还审阅并修改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草案)》。在这里,他还会见了秘密来华的日共领导德田球一。招待他看了反映国民党反动派在红军撤离井冈山后对根据地人民镇压的电影《翠岗红旗》,边看边给德田介绍当时的历史和背景。在此期间,工作人员还为毛泽东放映了《白毛女》、《大地重光》、《胜利重逢》以及《义犬救主》等新影片。

一天下午,毛泽东起床后招呼卫士开车外出散步,三辆汽车从住地出发,沿石(家庄)获(鹿)公路一直向西驶去。从车窗往外一望,远处群山巍峨,公路两侧返青的麦苗嫩绿可爱。这天,毛泽东心情非常好,不时从车内向路旁麦田眺望。车子开进山脚下的一处地方,他看到路旁麦田里有老乡在干活,便让车停了下来,他下车走到麦田,一边弯腰俯看小麦长势,一边与农民交谈起来。

毛泽东问:“前面那座山叫什么山?”老乡们回答说:“叫抱犊寨。”“为什么叫抱犊寨呢?”毛泽东问。老乡们介绍说:传说过去老百姓上山干活,因为山高坡陡,老牛上去了,跟在后面的小牛犊上不去,急得乱蹦乱跳;老牛见小牛没上来也不肯安生干活,最后只好由人把小牛犊抱上去,老牛才安安生生干活,小牛也不乱蹦乱跳了。

听了老乡的介绍,毛泽东爽朗地笑了起来。接着,他又关切地询问了麦子如何看长势?一亩地能打多少斤?现在农民生活怎样?附近的农民见到毛主席,都围拢过来,毛泽东同他们谈了好一会儿才返回了住所。

得知毛泽东外出情况后,石家庄市委领导为毛泽东的安全而深感不安。就在这段时间,石家庄刚破获了一次反革命暴动。正值抗美援朝期间,美蒋特务加紧了活动。当晚,他们向毛泽东的秘书叶子龙作了反映,叶子龙向毛泽东汇报后,毛泽东笑着说:“好,尊重他们的意见,以后不出去了。”

27日,毛泽东准备返京,临行前接见了市委书记毛铎、副市长臧伯平、公安局长封云埔等。

毛泽东说:来石家庄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今天要回北京了,特意把你们找来谈谈。接着又说:石家庄这个地方很重要,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石家庄往西是井陉口和娘子关,可通往山西腹地,石家庄就像通往山西的门户,故曰石门。国民党不就是把石家庄叫做石门吗!所以,我们首先解放了石家庄,这是对国民党的沉重打击。这对孤立北平,解放北平都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毛泽东询问了石家庄有多少人口、工业生产和农业生产发展情况,市委领导一一做了回答。在谈到建设石家庄时,毛泽东特别指出:石家庄附近土地肥沃,你们一定要把农业搞上去,这对于支持城市建设很重要。你们还要下点功夫多打一些井,还可以把滹沱河水引来浇地。毛泽东还询问了石家庄的文化教育情况和对私营工商业的改造情况。

4月27日毛泽东乘火车返回北京。(《毛泽东离京巡视纪实1949-1976》,袁小荣编著,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

责任编辑人:马钟鸰 PN018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上拉进入智能版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