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说史•韩军虐待士兵传统继承于旧日本军

2017-10-31 12:22 兰台说史
  • T大

韩国军方近期再曝丑闻,一名陆军四星上将被指用“非人待遇”对待为其服务的士兵,逼迫他们戴着电子手链随叫随到,忍受侮辱做各种杂务,包括给这名将军的妻子剪脚趾甲、去死皮等。

曝光,甚至有士兵不堪忍受,因此打算自杀。我们不禁要问究竟是什么样的军事传统,才会把铁骨铮铮的军人弄成奴隶一般?

这与其是说是军人,不如说是佣人

虽然我们知道现在的韩国军队可以说是一支完全复制美军建立起来的军事力量,从参联会、四军种体制到基层部队结构,几乎是美军的翻版。然而,韩军建军之处的官兵来源,却是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留下的朝鲜族日军官兵,导致这支军队处处都能看见旧日军的影子。

韩剧《太阳的后裔》剧照

从就如《太阳的后裔》中我们可以看出,主人公柳时镇穿着帅气的军服,迷彩服酷似美军ACU,常服与美国陆军已废除的A类绿色制服几乎一模一样,而且连肩袢上代表指挥官身份的指挥官肩套也从美军处搬了过来,美军范儿十足。可是在称呼柳时镇时,却安上了一个美式军衔体系里难寻踪迹的“大尉”军衔。这一切如今看起来非常拥有韩军军队特色的传统,都继承于二战前的旧日本帝国军队……

日本的等级传统

想起旧日本的军人相信不少中国人大脑当中立刻会想起那个残忍、狡诈但是无比忠诚随时愿意为了“天皇陛下”而死的形象。但是稍微了解日本,哪怕喜欢看昭和时期电视剧的读者都会对下级、后辈稍微犯点错误就被上司或者前辈大声斥责甚至拳加相加。而这个其实是非常典型的昭和作风,虽然在“后昭和时代”已经有所减弱,但依旧能从各方面看出端倪。

相信不少人童年都看过真龙夏饰演的凤源。作为一部主要面向中小学生的特摄剧,里面魔鬼队长诸星团对凤源的打骂依旧是家常便饭,丝毫没有避讳

这种等级制度在东亚文化尤其是日本文化中可谓是根深蒂固。例如丰臣秀吉统一全国后,进行了所谓“太阁检地”,成为全国土地的最高控制者,其直辖领地占全国土地的12.2%,其余土地分封给臣属于他的新旧大名,这些大名又分封给自己的家臣。在“检地”的同时,丰臣秀吉还从法律上强化等级制度。1588年,他发布“缴刀令”,要求各地大名坚决没收“诸国百姓所持刀、腰刀、弓、矛、枪支等武器”,只有武士才享有佩刀特权。1591年,他又“严格规定武士、商人和农民的身份区别,禁止在他们之间变更身份”①

丰臣秀吉虽然自己出生的阶层不高,但是对于加强等级制度却很上心

到了近代虽然武士这种世袭的特权阶层在法律上被取缔了,但是“特权”和“等级”依旧没有离开日本人的大脑。正如美国人所言“执掌明治政权的那些精明强干的政治家,拒绝一切废除等级制的思想。‘王政复古’使天皇位居顶峰,废除了将军,简化了等级制。王政复古后的政治家又废除了藩,消除了忠于藩主和忠于国家之间的矛盾。这些变化并没有从根本上否定等级制的习惯,只是赋予了一个新的位置。”②

虽然不再佩刀,法律上不再拥有特殊地位但是武士的等级依旧高于庶民

一般日本士兵的待遇以及随处可见的等级差异

这种等级差异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不提至今见到上级依旧要鞠躬行礼等细枝末节,在当时哪怕是妹子也是富贵人家或者权贵阶层优先享用的。美国人阿瑟·高顿就记录下了一个叫做松仁田小百合艺伎在十五岁的时候被一名医生买走了初次③。而在日本,医生的地位仅次于那些财阀和政治家族,这些真正的达官贵人的排场更是大到不行。“她们将十二件丝绸衬衣挂在衣架上,小棉被像小山一样放了一摞,小褥子多得几乎使人以为那是一座锦缎山。地板上放上画轴、书橱、香盒、文卷匣、烟盆及其他日用工具等,都是古色古香的泥金漆画工艺品,看了使人眼花缭乱”。这虽然取自文学创作,但是确实是属于有钱人买下艺伎们初次的真实场景。在战后,随着日本真正地拥抱了现代文明,这种行为才被认为是违反艺伎意愿的,遭到了禁止。

日本特色的艺伎兴起很大程度是日本商人的推动

而这些艺伎在隐退之后自然是要像正常的女人一样需要结婚生子,虽然不乏如中村喜春这样嫁给达官贵人的,但是更多是嫁给了中下阶层的日本人,这批人也自然就成了“接盘侠”。

而这种等级文化进入到本来就以等级森严闻名的军队当中,很自然就会被加强。所有的中国人尽皆知慰安妇的悲惨命运,往往一个慰安妇要配置给三十多名日本兵,供其发泄。但是,这只是一般的而已,慰安妇分为好几个等级,其中以来自日本本土的最为高等,她们往往是通过自己的意愿前来服务的。这些慰安妇一般的士兵往往是无福消受的,她们是只属于军官阶级的禁脔,另外就是外国慰安妇中长得美丽动人的,也是一般士兵无法染指的存在。

描述慰安妇的韩国电影鬼乡

不只是处处可见的等级差异,哪怕是一般训练中的日本兵,尤其是新兵,也会遭受令人瞠目结舌的虐待。在日本军队工作过两年的杜德大尉和一个叫做手岛的日军上尉对话的中曾说“在平常的拉练中,部队往往三天两夜地行军,只会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人们除了在这十分钟的短暂时间内打个盹之外,丝毫不能睡眠。有时候实在太困了,士兵只有边走边打瞌睡。”④

这种现代人看来堪比拷问的手法只是当时日军日常用来训练新兵“不睡觉”而已。在这骇人听闻的模式下,日军哪怕进了战俘营依旧会坚持服从这套等级制度。

哪怕是被俘被虐待依旧只是士兵的事情

由于苏联参战地十分“及时”,导致其俘获了其他对日交战国打了几年都没有俘获的战俘数量--足足60万。如此巨量的战俘,苏联自然不可能面面俱到地管理,于是其奉行自治原则。通过控制日军军官去控制数量庞大的基层士兵。

而这套方法对日军简直就是奇效。日本军官一方面对苏联人卑躬屈膝为自己讨要各种好处,一方面克扣本属于士兵的配给,甚至对士兵施加私刑。⑤

战俘营中的日军

根据战俘河边三男回忆:“有一颗星或者两颗星的新兵非常辛苦,配发给上级军官的食品量很多。因等级制度导致,所配发食品的量存在极大差异”。下级军官和士兵长们几乎是半公开地把自己的配合提高到一般士兵的两倍以上。如果伙食值班员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就会遭到毒打。

私刑更是成为了军官们中饱私囊的工具。稍微有点利益上的冒犯,就会遭到军官们的禁食处罚。至于扣下来的配给,不好意思军官们就笑纳了。

而苏联人恰逢二战结束损失了2700万以青壮年为主的人口,需要大量的新劳力补充。于是让战俘劳动就是必然的,但是劳动的人往往不是军官,而是吃的更少的一般士兵。一个名叫中山健次郎的士兵回忆“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常为二等兵”。缺乏必要的食物补给,又被军官虐待,结果没多久战俘就死了两万人。劳动力的大量减少终于引起了苏联人的重视。他们专门向日本人发放《日本新闻》,对其进行改造,终于削弱了他们的等级意识,为战后苏联减少了不必要的劳动力损失

结语

今天日本正式军队早已解散,但是毕竟是曾经的东亚一哥,韩国作为日本曾经的殖民地,虽然屡次挑衅,但是骨子里那种影响不是短短数十年能去除干净的。当然看过本文之后,相信读者们会发现这次的“奴隶们”只不过是过去的影子而已,毕竟等级制度和不公待遇已经被全人类唾弃。哪怕是日本本土,这种模式也在消失,那其他国家不更应该如此吗?

① 家永三郎,《日本文化史》,1992

② 本尼迪克特,《菊与刀》,1990

③ 阿瑟.高顿《一个艺伎的回忆》1999

④ 本尼迪克特,《菊与刀》,1990

⑤ 基博尼,《战争:日本记忆中的二战》,2002

⑥ 穗刈甲子男,《西伯利亚纪实》, 1999

责任编辑人:马钟鸰 PN018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释放进入手凤首页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