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0/0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一提到海螺沟,喜欢旅游的人们立刻就回想到5A级风景区、贡嘎雪山、冰川、原始森林等等纯粹而美好的景色,其实海螺沟景区远不止这些让人终生难忘的美景。(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这里还有马帮踏过的千年历史,有藏汉文化交融,有近代东西方文化冲突融合,是西方园林艺术的基石之一。(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海螺沟山下的磨西古镇,更是曾经影响和见证中国近现代历史走向的重要地点。图为海螺沟摩西镇一处天主教堂边的毛泽东塑像。与全国多数充满伟人气质的毛泽东塑像不同,这处毛泽东塑像表现的是长征时期坚毅果决的中年毛泽东。(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今天,就让我们跟随被这处大历史碾过的地方所吸引,在摩西古镇经营民宿酒店“古道慢别院”的老谭的讲述,看看那山那水那人,听听那些书本和旅游攻略中不会讲到的故事吧。(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磨西镇虽小,却是茶马古道的必经之路,又因为在著名的圣山贡嘎雪山下少见的一片平旷之地(事实上是一处浅浅的缓坡),所以也是历代朝拜雪山的古人用来修整身心,养精蓄锐,继续下一步心灵之旅的出发点。图为从老谭经营的民宿看茶马古道。(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老谭说今天的磨西镇是游览海螺沟冰川森林公园安营扎寨之处,但是在当年,这里却是往来于川藏的盐帮、马帮驻足歇脚的地方。(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马帮、朝圣者的必经之处,这让小小的摩西镇从唐朝开始,就成为四川西部藏汉交接地区一处非常繁荣的地方。(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你看这里,”老谭指着自己正在扩建的民宿二期说:“砖石头结构的基础和低层,这些源于藏寨羌楼,上层建筑和穿斗式的屋顶又是传统的川西汉族民居的样式;山区地质灾害频发,藏羌风格的基层更牢固,川西民居的上层结构更利于通风和防雨防潮,建造成本也更低……”望着像自家儿女一样一天天成形的新屋,老谭絮叨着。图为老谭用自己正在修建的民宿二期工程为样板讲述海螺沟一带的川西山区民居特色。(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因为是木结构建筑材料的关系,古镇现在保留下来的古建筑,多半是明清时期的,混合了藏汉风格。图为老谭经营的民宿院落中保留下来的一处明清老建筑。(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再后来,摩西镇和海螺沟寂寥了,除了朝拜贡嘎雪山的信徒,马帮不再来了……”虽然是说百年前的旧事,老谭的眼中还是闪过一丝寂寥和对未来的憧憬。图为这栋老建筑的局部,现在它被老谭改装成了酒吧和西餐厅。(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他口中的摩西镇曾经的没落,指的是清康熙年间,著名的泸定索桥修建后,古老的川藏茶马古道改道,马帮不再经过摩西镇进入藏区。图为夜幕中渐渐冷清下了的摩西镇西街,虽然是新修的建筑,但建筑方式和风格上依然延续了川西山地民居的特色。(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这样,在近一千年的时间里喧闹不休的摩西镇暂时沉寂了下了,当它再一次进入人们视野的时候,却是更加的辉煌被写进了世界历史。图为从海螺沟中的佛寺金顶眺望海螺沟冰川。(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40年代末这一百多年来,欧美的探险家纷纷涌向中国西部的甘孜州,各自从专业的角度展开了针对甘孜州的民俗、宗教、建筑、生物等各方面的调查研究,留下了大量的宝贵的文字和图片记录。图为贡嘎雪山脚下,一处朝圣者留下的牟尼堆。(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因为复杂的山地地理环境,从亚热带到高山雪原的巨大海拔变化,使海螺沟所在的甘孜州,在150多年前被再次发现这里的西方植物猎人称为“世界上最大的花园”。(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他们费尽心思,历经波折,不远万里地将大量深藏在甘孜州珍稀植物引种回国。(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这些植物猎人将无数让人欣喜万分的珍稀动植物带回国内,引起轰动。一方面这些新物种的发现和引种无疑促进了世界生物学的发展。(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另一方面在他们引种的植物中,由于大部分都是美丽的观赏植物,这些原生于甘孜州的珍稀花卉植物,后来成为欧美各国园林中成千上万花卉品种的祖先和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以,至于现代西方园林植物中有差不多三成植物来着这里。图为老谭经营的民宿围墙脚下的一处小花坛,就是这么方寸之间的地方,已经被老谭随意种下了多种在海螺沟十分常见,但别处却不多见的园艺花卉。(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老谭手指着这栋西式中国建筑介绍道“这是方济各会的法国修道士为了传教,在1918年利用庚子赔款在摩西镇修建的天主教教堂,还有远处的麻风病堂。”(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在一百多年前,磨西在中国可能籍籍无名,在西方世界却是大大出名,正是这种名声在外,才有了它”几句话讲完那段没落的往事,老谭有兴奋起来,因为对建筑的爱好让他选择了在这处深山里的东西方文明交汇处开始他年少时的建筑梦想和下半生的事业。(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所谓“西式中国建筑”指的是大航海时代开始后,西方人以《马可波罗日记》和水手船长们的叙述,还有中国外销瓷器上描绘的东方世界图案等只言片语信息的“不正确”指引下,臆测并实际建造建筑或者装饰室内的一种建筑装饰风格,简单地说,就是以西方建筑的建造方式为骨骼血肉,臆测的中国风为建筑外立面的混合风格建筑。图为混合着中式装修风格的哥特式教堂尖顶,据老谭介绍,这处飞檐做的比传统的飞檐要更上翘,也是将中式飞檐与哥特式建筑融合的产物。(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老谭一遍如数家珍的介绍着这座古镇上最为重要的建筑,一边还调侃道:“我怀疑是当地找不到修建西式建筑的建筑师,于是当年那些法国传教士才用了穿斗式建筑骨架,这也算是文化的冲突与交流吧。”图为教堂中的罗马式柱。(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罗马圈梁窗、中式的飞檐斗拱却向哥特式建筑一样高高插向天空,教堂的立柱也是穿斗式的,但是柱式(柱子的装饰风格)和天花板却是罗马式的。”图为教堂内部的立柱与天花板,据老谭说,如果去掉立柱的装饰和天花板,就能够看到这栋建筑其实是川西常见的穿斗式。(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不过,与西方的西式中国建筑不同,这座教堂的建筑方式正好相反,它是用中式建筑的方法建造西式中国建筑,它的主体建筑其实还是川西民居的穿斗式,但是外立面却是传统的西式中国建筑装饰”(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接下来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我就少说两句了”老谭又指着教堂边上的毛泽东雕像和教堂旁边另一栋同样风格的建筑说道。(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当年,磨西古镇是红一方面军进入甘孜藏区的第一镇。磨西古镇的天主堂是红军长征时期毛泽东的临时住地,在此,红军召开了“磨西会议”,部署了飞夺泸定桥的具体计划。图为从老谭经营的民宿“古道慢别院”一处客房的窗口看当年毛泽东的临时住地。(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1935年5月29日晚,毛泽东召集同天到达的朱德、周恩来、王稼祥、张闻天、秦邦宪、陈云以及邓小平等在神甫房开会,具体研究北上抗日的方针,史称“磨西会议”。图为毛泽东的临时住地。(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在会上,所有的将领都反对走泸定桥,因为泸定桥是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险,当年石达开就在那里全军覆没,何况红军已经损耗惨重。但是毛泽东坚持己见。图为从毛泽东的卧室窗口眺望天主堂的中式哥特尖顶。(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最后会议作出了几项重大决定:一是红军不去康定,因兵源、粮食得不到补充;二是通知部队有序通过泸定桥,先过人后过马;三是征求陈云同志意见,中央准备派他出川到上海恢复被敌人破坏的党组织,去苏联向共产国际汇报中国革命情况;四是抓紧筹集补充军用粮食;五是过了泸定桥,中央和军委开会研究北上路线问题。 第二天,红军直奔泸定桥,一举夺下这一“天险”,从此,红军摆脱了国民党的重兵,进入了相对安全的藏区。图为一位游客在毛泽东曾经的临时居所参观了解有关历史知识。(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老谭望着青山黛瓦,蓝天白云,想到过往……想到了未来?他突然补充了一句:“一方面军到达摩西时,大概还有两万人,等到翻过雪山、过了草地和四方面军会合时大概就只有8千人了。这8千人后来成了……”(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也许毛泽东当年也曾像老谭这样望着远山碧空,只是他思考的红军的眼前困境和中国的未来吧。(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这里是海螺沟的磨西古镇,是一座美丽的山间小镇,不止有雪山美景,不止有藏汉、东西方的文化交流,也是大历史碾过的地方,曾经影响中国命运走向的大事件也曾在这里上演。(摄影˙赵桐羽)

  • 磨西:大历史碾过的川西古镇

    当然,这里也有像老谭一样热爱这山这水的人,给你讲那些你不曾听过的老故事。(摄影˙赵桐羽)

点击查看更多文章
展开